1. 首页
  2. 分类
  3. 内容

电陶炉烤面包

作者:老冀

火炉上有块烤面包

上初中的时候,有个很大的操场,操场的东北角有一个窗户,是一户人家的西房开了个窗。窗子是木框的,漆着绿色的油漆,四块小玻璃擦得很亮。窗口虽小,内有乾坤。大部分是吃的,香烟。专门做娃娃们的生意,好多抽烟的同学当时的烟就是从他们家买的,我买的最多的是烤面包。

一下课,我们几个人就小跑着去小卖部了。早上没吃饭,上了两节课早已饥肠辘辘,赶紧去买点好吃的。老板远远就看见我们了,脸上的褶子因为笑容显得更多了。窗外北风呼啸,窗内炉火熊熊,炉盘不大,通常烤着个面包,老板不时翻一下,烤面包的香味很要命,很刁钻,悄悄就飘进你的心里头。

这个老板很会做生意,我们一般是第二节课下课后最肯去了,我们去的时候面包烤的刚刚好,外皮黄噌噌的,在炉盘上滋滋冒油,那个力是非常大的。买一块一掰两半,冒着热气、香气捎带着一点面包特有的酸味扑鼻而来,狠狠地一口下去,外焦里嫩,香喷喷、热乎乎、觉得自己还没吃了那个面包就没了,每回都是同样的心情,估计和猪八戒吃人参果时候的心情是一样一样的。不管怎么说,一个面包下肚,身板仿佛也挺拔了,肚子里热烘烘的,感觉天气也不是那么冷了!神清气爽、豪气倍增,人啊!肚里没食的时候真的是连点精气神都没有!有时候面包卖的没了还烤上卖扭丝饼了,简直就不在一个档次,大小姐和柴禾妞的区别,吃过一次,别提多后悔了!

火炉上有块烤面包

当时的面包大约是元到.元,没有超过元钱。但是买的人并不多,妈妈怕我饿着,经常给我零花钱了,所以我就能隔三差五的去打个牙祭。我有个好友叫棕熊,这家伙可多吃了烤面包了,我就记得吃过他一次。每次我一往操场走,他就鬼鬼祟祟的跟来了,我一买下面包,一转身,棕熊必定就在身后。人家不说吃面包,只是搂着肩膀和我大谈友谊,不时瞟面包一眼、咽一大口口水,他外两只眼就像是两只小手想把面包抢走了,有时候过于专注面包还能把自己绊倒。我通常是架不住棕熊的这些招式,掰一块给他,他比我还吃的下哇了,他外吃相绝对能和饿狼有一拼,有一回过于迫不及待还把自己的舌头咬了,你看看多来下哇,简直能把小卖部那个卖烤面包的老头也吃了。

唉!烤面包不是时候想吃就能吃到的!有一回正在闹经济危机,肉嘎买下烤面包了,就吃的问题非要和我讨论个话题了。的不老子噙着满嘴的口水吗?一说话不喷你一脸才怪了。我只好表面装得很平静,悄悄小口的咽着口水,怕被发现笑话了!这个乃刀货看见了:看你馋的流口水了哇!装逼失败,被一上一下的喉结给出卖了。唉,落草的不如小鸡,吃不上面包唉声叹气。

一晃多年过去了,早已开发成了住宅小区,想来那个小卖部也得了不少费吧!

现在好了,想吃啥就能吃到啥!商店里的面包品种很多,口味、种类、造型各异,但是我在这些面包身上怎么也找不回当年烤面包的味道了。我一直在寻找,但我始终也没找到,终于明白,与其说是怀念烤面包,倒不如说是在怀念那个旧日……

火炉上有块烤面包

(来自络

火炉上有块烤面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