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分类
  3. 内容

九阳:蹲监狱的他获得绝世传承 同学聚会被羞辱 几分钟找回面子

九阳破壁机y16,九阳小说:蹲监狱的他获得绝世传承 同学聚会被羞辱 几分钟找回面子 李云,别装好人了,你有本事你帮他啊。”李菲上下挑视着李云,你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员工罢了,还是在一家不起眼的快递中心干活,每天累死累活的,一个月也才四千,这里面除了九阳外,就数你混的最差。 “李菲,你至于么?”李云很看不惯李菲这一副嘴脸,在群里面巴不得说九阳呢,不就是那时候没有给你面子么? 当初谁都,你李菲表白过九阳,只不过人家心中的人是,让你脸上无光,怎么了,现在看到他落魄了,就这么说风凉话啊? “管你事儿?时候你月入两万的时候再来跟我说。”李菲不屑的看了一眼李云,果然是收入的人在一块儿啊,看来当初毕业时候的那一句玩笑话成真了。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如今还真的是实现了。 “你……”李云被李菲这话反驳的无言以对,只好咬牙切齿的闭嘴,不在说话,毕竟工资不如她,要是如她,早特么怼她了。 不就是一个破部长么? “你们都在那儿干呢?快点儿进来了,我都订好了。”还不等有人再开口,背后响起一喊叫声,所有人转身看了过去。 只见一身穿黑色西装,头发梳的程亮程亮的男子站在门口。 “王岩来了。”孟小云见到王岩,忙挥手打招呼。 王岩昂首挺胸的走了过来,看到九阳后,眼睛内闪过一抹嘲讽,竟然真的来的,当初老子输给了你,可今天,老子比你牛,你永远高攀不上,当初的面子今天终于可以好好的找回来了。 老子当初竟然会输给你这个乡巴佬,尽管现在要结婚了,可老子也得让她,她当初的目光有多短浅。 “好久不见。”王岩走到九阳跟前,主动伸出手和他握。 九阳无所谓了,当年的情敌,不过也只是当初,如今大家都不是曾经那个十八岁的懵懂少年了,也都是成年人了,在社会上都打拼过,成熟了不少。 可让九阳想不到的是,自己刚伸出手,王岩竟然收回了手,令他很尴尬。 李菲等人看到这一幕,有的同情,有的则是看好戏,毕竟能够看到这位当初以全市名考进海北理工大学的高材生出丑,那可是不过的,有热闹不看是傻子。 毕业了又能怎样?同学又能怎样?这年头儿,谁有本事,谁有钱就是爹,值得交,没钱没本事,就是一泡屎,凭跟你做朋友? “刚出来,里面的日子不好过吧?怎么样,有工作没有?要是没有的话,来我这里,跟着,毕竟大家都是从一个母校出来的,就算你只上了几个月,自然也得帮衬帮衬。”王岩一副同学情谊深似海的表情,要是没有刚才的一幕,还真的让人信了。 李菲,杨庭飞他们都,王岩是在找回面子,今天没有来,毕竟快要结婚了,不可能有时间来的。 不然的话,王岩肯定会好好的当着秦天依的面儿,好好的高调一把,让她,自己选择错了,选了一个愣头青,做事不过脑子的人。 “王岩,做人收敛一下,不然的话,会被打脸的。”九阳开始反感起来他,在追的时候,看他还挺爷们儿的,现在看来,不过只是一个只会斤斤计较的小人罢了。 越这样,越他不自信,自信的人谁会这样做? “打脸?”王岩听到这话,向前走了一步,伸出手指着九阳的脸,极其挑衅道:“有本事你给我打个脸看看?连特么自己的女朋友都守不住,你特么就是个废物。” “换做我,我肯定会守住的,而你,只是一个脑子都不过的愣头青,活该被人戴绿帽,不过我挺心疼的,为了不让你伤心,还要每个月去看你,可惜啊,你守不住这么一个美丽的女朋友。” 王岩不停的说着难听话,讽刺他,只为拿回当初的面子,他现在特有成就感,高人一等的成就感,以及踩当初情敌的成就感。 我王岩才是的者,老子现在是堂堂五星级的经理,比你高出不多少。 “好了,聚会时间到了。”李菲看了看时间,到点儿了,这可是大聚。 “对啊,走吧。”储新也附和了一声,这五星级的菜真的不错,今天可得好好的吃,上一次都没有吃够。 “走吧,今天尝尝这五星级的好菜,相信,你这一辈子也吃不到。”王岩施舍的看着九阳道,别说这一辈子了,就是下辈子都不可能吃上的,穷人就是穷人。 可一声响亮的耳光声响起,九阳一耳光抽在了王岩的脸上,欠抽。 这一幕全班同学愣住了,九阳疯了?竟然敢打王岩,你一个住过牢的垃圾也敢打堂堂五星级的经理,不想活了? 一旁的李云却很爽,王岩这种人就得抽,嘴贱! 不就是有了点儿本事么,至于这样高人一等给人难看么? “九阳你特么找死!”王岩捂着被打的脸,怒视着九阳,今天老子要让你走不了,得废了你不可。 “死?”九阳冷笑一声,没有跟他废话,直接一脚踹了上去,王岩被踹出去五六米远。 “王岩,你算个屁!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五星级经理罢了,有好嘚瑟的?”九阳不屑的看了一眼他,人别太装了,不然的话,雷不劈你,也得有人揍你! “阳哥,怎么回事?”九阳刚要再动手,好好的修理一下这货,东方言和南风拿着车钥匙走了过来,他们走过来,没有看到自己阳哥,便看向了这里。 “没事,踹了一个嘴贱的人。”阳笑了笑回道。 “嘴贱的人?”东方言二人闻言,看向还在地上躺着捂着肚子疼的王岩。 “就他?”南风指着王岩道。 “特么的,找抽!”东方言顿时怒了,走过去,一脚踹了上去。 “再特么嘴贱,我扒了你的皮!”东方言冷冷的警告着他,嘴贱到自己阳哥身上了。 “阳哥,走,我们吃饭。”南风见东方言教训完,忙说道,今天必须不醉不归。 “好。”九阳点了点头,刚走了两步,突然想到了,转身看着当初的舍友李云,道:“走,跟我一起喝酒去,八年没有见了,喝一场去。” “好。”李云也乐意,总比跟这帮势利眼的同学喝酒舒服,忙跟着九阳进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