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分类
  3. 内容

费斯卡诺滤水壶

水壶,卡诺,费斯水壶上居然有“核电站”的影子! 核电站在很多人眼里就是高科技的,但令跌眼镜的是,核电站的运作方式就跟我们平时用的水壶一样——烧水!很多读者就不禁想问了目前这种“烧水”的发电方式,效率高么?有没有可能把核能直接转化为电能?不通过其他形式的转化?如果有,那核能直接转化的效率是不是比目前这种“烧水”的发电方式更高呢? 水壶上居然有“核电站”的影子! 是的,核电站发电原理就是烧开水。 但不要瞧不起烧开水。对于燃煤电厂,现在国内的机组要把水烧到 、 摄氏度以上(气态。同样是烧煤(可能要烧更多煤,几年前的机组就达不到这个水平。如何把水温提到更高、如何不让受热材料、如何在此同时更省煤,你以为这还是石器时代的东西么?毫不客气地说,这就是高科技! 水壶上居然有“核电站”的影子! 很多人以为核电厂很先进。的确,核反应堆部分的确是高科技。但“烧水”的部分,核电的配置还不算高。 目前国内还没有主蒸汽达到上文参数的核电机组,但近年新上马的超超临界燃煤机组都已经达到这个水平了。 水壶上居然有“核电站”的影子! 转化能量效率不高。但没办法。 目前热能动力发电机组都是郎肯循环(包括常规核电,其发电效率不会超过对应温限卡诺循环(一种理论循环的效率。效率高不高?不高!事实上,几乎所有热机的效率都不高(包括内燃机、蒸汽机等等等等。常规的也就-%,极限一些的目前也很难达到%。 水壶上居然有“核电站”的影子! 怎么提高这个效率?告诉大家,这也是高科技! 为不采用别的循环?告诉大家,如果谁能提出一套新的、效率有明显优势、工程的循环,谁就足以名垂青史了。就像郎肯,他提出的郎肯循环当年效率能达到百分之二三十就不错了。 但事实上,他依然是名垂青史的科学界名人中,极少数的工程师出身的科学家。 别小看这些看似简单的东西,这背后都是科学!我们在家烧水泡茶和发电机组“烧锅炉”发电,同样是烧水,技术含量是不同的。 水壶上居然有“核电站”的影子! 核能直接转化为电能,这是新领域,也是我们平时观念中的高科技,距离成型还很远。 现在的核能发电,中间夹杂着热能的过度,与现有成熟科技紧密结合,是可以在核能电能直接转化的科学问题没有攻克之前便可以投产的一种方式。热力学第二定律效率极低。 (高中生们是不是已经闹不明白了?热二律也有效率 这种直接转化才是最了不起的。但目前似乎没技术可以实现可控地直接转化。一旦实现,目前的能源危机也就迎刃而解了(当然新的能源危机也许会随之而来。 水壶上居然有“核电站”的影子! 其实,无论热机,实现热力学定律效率大幅升高都不是难事,譬如引入热电联产等途径,足以将热一律效率提高到%以上。但提高热力学第二定律效率是比较艰难的。这已经是学科中段位相对较高的内容了,有机会可以展开聊一聊。 我想强调的一点是,别看机组原理是“烧水”,就小看了这类技术。这背后可不乏高段位的东西。有些方面我国已经领先世界,而有些东西我们国内想做都做不出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