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分类
  3. 内容

有18升的微波炉吗?

微波炉

西北平叛现刀光,刀光苦等送军粮,军粮康熙共秋月,秋月红衣泪断肠。

上集说到,四爷费尽周折,三步安排之下,十四终于当上了大将军王。可还是出了变故,这变故是怎么回事呢?

十四大将军王上任,万人拜,千人随,好不威风。十四是四爷褒举的,所以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挖四爷墙角。

十四单独接见年羹尧,年羹尧这个人是四爷的奴才,可是他不老实。上次八爷推举他为四川巡抚,他就想投八爷的空门,八爷觉得时机不成熟没理他。这次十四褒举他,他又很开心,马上就跟着十四来八爷府,表示以后要报效。

年羹尧这种行为,用四爷的话说,就是指着头上这片云,那片云,片片云都下雨才好。可四爷眼里是不揉沙子的,当然不会容忍他这种行为。之前提过四爷让李卫盯着年羹尧,李卫给四爷来信,报告了年羹尧进京的事,四爷又从高无庸那得到消息,年羹尧去了八爷府。这让四爷出离了愤怒,就像是老公发现老婆精神一样,想法子治你但是不会。当然自己的奴才,四爷是有法子治的,四爷直接在吏部截走了推举年羹尧为陕甘总督的折子。

大型不正经剧评《雍正王朝》18下 不够忠心的奴才

虽然李卫没文化,但是写字……跟我也挺像

吏部也有八爷的眼线,很及时把消息报给了八爷。及时到程度呢?及时到年羹尧在八爷府还没走。大家想想,年羹尧去了八爷府,高无庸得消息告诉四爷,四爷从家到吏部拿折子,八爷的眼线再去八爷府报信。年羹尧待会的夫,这消息就在北京城里转了三四圈了。

给八爷报信这人,当着年羹尧的面就跟八爷报告,四爷拿走了关系年羹尧高升的折子,说要商议以后再定。所有人盯着年大人尴尬的一张老脸,劲的笑容还没展开呢,就被人一个耳光扇了回去。一听升不了官,年大人喝茶的手都抖了。

大型不正经剧评《雍正王朝》18下 不够忠心的奴才

尴尬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

这会八爷说话了:亮工(就是年大人你还没见过四爷,赶紧去吧。

八爷这么说,就是不想再帮年羹尧了。为呢?因为首先,八爷未必想让年羹尧做甘陕提督这个位置,毕竟他是四爷的人,换上自己的人肯定对八爷更有利。其次,八爷自己也没差事,想帮也很困难。,年羹尧是四爷的奴才,满人很讲这个,谁的奴才就得听谁的,主子不让做官,他就做不成,背叛者的脸面总是不招人待见。所以刚想改投门庭的年大人,转眼又被抛弃了,好惨好惨。

年大人就像在吧跟人装沧桑的逃学少年,被家长拎出来一样,灰溜溜地来求四爷。他来四爷府,直接跪等四福晋,为要先见四福晋呢?因为之前他都给四福晋送礼了,这会犯错了,自然想求福晋看在礼物的面上,帮他求求情。

四福晋这事不小,也不敢轻易答应,让他直接去见四爷。要说四福晋真是个好人,虽然没答应年羹尧,可还是来四爷这给他说情。可这会四爷正在气头上,刚刚卷了年羹尧妹妹年秋月,这会也没给福晋面子。四爷不理,年大人也不敢起来,就一直跪着。

大型不正经剧评《雍正王朝》18下 不够忠心的奴才

气死宝宝了,哼

晚上四爷回内院,路过年大人,年大人赶紧给四爷服软。可四爷不想这么快就放过他,四爷说了:这不是年大人么?快起来,我怎么受的起你的头啊,别折死你四爷。之前我们讲过,比你尊贵,尤其是那些对你有养育或者知遇之恩的人,如果跟你客气,那就是不认你了。四爷这话,就是不认年羹尧这个奴才的,当然四爷这是气话,是故意给年羹尧听的,就像媳妇说还能不能过,不是真的在问你要不要。

四爷这话锋太硬,年羹尧没敢接茬。不敢接就接着跪吧,可这么一直跪也不是个事啊,正好这时有下人给四爷端洗脚水,年大人一看机会来了,接过洗脚盆就端进屋来。以自己即将一品的身份,伺候四爷洗脚。四爷看书呢,看见了,可假装没看见。年羹尧看光洗脚不行,还得说话。

四爷玩了个小权术,假装不是年羹尧给他洗脚,发了个小火:哎怎么是你,来人,怎么这么没规矩啊,拉下去打棍子。

年羹尧一看四爷发火了要,赶紧求情:主子这是奴才自己愿意伺候主子的,与他们无关。

年羹尧也,四爷其实想打的是自己,所以赶紧求情。年羹尧求情了,四爷也没继续为难小奴才,毕竟四爷说打他,其实就是给年羹尧看的。不信

大型不正经剧评《雍正王朝》18下 不够忠心的奴才

就不信还有我四爷治不了的奴才

形式上,年羹尧已经为他的不忠付出了代价。四爷既然原谅了小奴才,那当然就得跟年羹尧说话了,对话的过程不细述。大概是这样的,四爷开始骂,晓之以情;然后说,动之以理;打完一顿,还要安抚,叫他和自己一起吃饭,给个甜枣吃。年大人呢?自己改投门庭未遂,为了保住禄位,只好全程装怂。

这里边有几个比较有。

、四爷说,别以为你现在封疆大吏,朝廷里谁一句话就可以把你扒的都不是。朝廷里的人是谁?不就是四爷自己么。这话就是,他的权位四爷随时可以拿走。这也从侧面说了一个道理,地方终归是地方,真正的权力还是在朝廷。

、四爷让年羹尧起来,年羹尧起来的动作明显不便,可见这半天的罚跪,惩罚也不轻。

、年羹尧起来后,想倒四爷洗脚水,终于还是没倒。这个最有,四爷收拾了他半天,不就是为了折折他的傲气,以后好控制么?这会原谅他了,可是他的心里还是有一丝的不服。后面的剧情看,年羹尧继续高升,终究是尾大不掉,因为太高调被赐死。

大型不正经剧评《雍正王朝》18下 不够忠心的奴才

小年子,走吧,吃枣去!

四爷收服了年羹尧不提,接着说剧情。晚上,邬先生自己打水洗衣服,秋月来了,帮邬先生代劳。这时候,秋月向邬先生表明了自己的心思,秋月早就喜欢上邬先生了。这个不意外,剧里可以看出来,邬先生对秋月也不一般。想想也是,秋月十来岁就进了四爷府,十几年来,一直伺候邬先生,可以说她的青春期,深接触的人就是邬先生。邬先生呢,来四爷府做幕僚,他是死囚牢里救出来的,没有任何亲人,只有一个秋月十几年一直伺候自己。两人在四爷府,都是一样的孤单,有点相互取暖日久生情的。

两人有感情,秋月也主动表明了自己的心迹,可邬先生确并不敢回应。因为他明白,秋月早晚是四爷的人,四爷留秋月在府里,就是为了收了秋月,拉住年羹尧。秋月不懂那么多,可是邬先生懂,他明白,作为小人物,在四爷的大局面前,是无力选择自己所爱的。

在这样四下无人的黑夜里,邬先生却始终不敢正视眼前的秋月,只能逃避地遥望天上的秋月。直到表明心思,秋月逃走,他才深情凝视这个朝夕相处,青春年华的背影。两人的爱情,就这样结束了。

大型不正经剧评《雍正王朝》18下 不够忠心的奴才

我们的爱哎哎,过了就不再回来哎,直到现在……

跟着剧情走,十四出征有:十万大军、尚方宝剑和年羹尧。康熙亲自送,四爷也来送,随着大队人马远去的背影,四爷抬头的眼神里,隐约有担忧浮现。这份担忧是对西北战事的担忧,也是对年羹尧的不放心。毕竟他刚刚有过不忠的表现,这会又大权在握,主政西北。

再说四爷府里,一片红火,转眼间四爷又结婚了,新娘是秋月。四爷根本就没来。秋月在洞房里自己掀开盖头,抿着嘴,流下两滴眼泪。有泪无声则为哀,这泪水一滴为了她还未开始就已逝去的爱情,另一滴为了沦为牺牲品的孤独人生。

这里没演邬先生,但是四爷收秋月,是邬先生做媒。也不这,邬先生是否遥望夜空,睹月思人。

再来说四爷没进洞房,在给李卫写信,一是让李卫学认字,二是让李卫盯住年羹尧。四爷就像一个深夜批给学生批作业的。洞房之夜,四爷还在劳心政事,哎,当皇上有好。

大型不正经剧评《雍正王朝》18下 不够忠心的奴才

四爷是不是等人来闹洞房呢

北京城一片喜庆,今年康熙寿辰,登基年。大家都急着,盼望着雨露均沾,但康熙自己却不急。这么大日子康熙真不急,他急的是西北的战局,西北叛乱未平,怎么会有心情庆祝?

康熙态度,八爷党看在心里,就觉得康熙是盼着十四立。叫关己则乱,叫利令智昏。八爷立不成,就看不得别人立。于是他就给十四写信,让他别出兵。

十四收到信,当然明白八爷的。现在十四心里,最有希望夺得大位的就是自己,当然不会听八爷的。但是在军中,还有两个他不能控制的因素。

一个是老愕,老愕是八爷的人,不摆平他,出兵捣乱也不好赢。于是十四就用了自己擅长的一招,假信。十四做了一封,八爷让人杀老愕的信,老愕是个老实人,一看八爷这么对自己,当时就不干了,加上十四的几句忽悠,老愕现在就是十四的人。老实人,就是这么简单,哈哈。

大型不正经剧评《雍正王朝》18下 不够忠心的奴才

十四爷,您说八爷咋恁坏呢

另一个是粮草,年羹尧控制着粮草,没给十四,静等四爷的消息。他被四爷一顿狠整,现在对四爷那是忠心耿耿,凡事都先报告后实行。四爷用年羹尧控制十四的十万大军,是怕他谋反逼宫,不是想让他打败仗。于是事情发展的轨迹是这样的,四爷给信,年羹尧给粮草,十四就有粮草了。

两个因素都解决了,十四出兵,顺利平叛。

本集完。

下集,老愕带着的消息和康熙的寿礼,赶在庆典回京报信,本指望康熙一给他升个官,可官没升,命却差点没了。为这样请下集。

大型不正经剧评《雍正王朝》18下 不够忠心的奴才

论相貌,我就没服过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