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分类
  3. 内容

陕西电视台一套

电视台一套,陕西

:厉害了“小青哥哥”

——陕西广播电视台新秀人励志成才的

●吴万哲

讲述陕西广播电视台新秀主持人贾青励志成才的奇葩故事

成,就是从失败走向失败之后那种永不消退的九分、心火与一分毅力。

——题记

狗年春节前二日,我去万利宾馆采写“西府奇人”、“红歌大使”兰妮儿。敲开总统套房,屋子挤满了二三十个男女,有个小青年站在前面,打着节拍,在教他们唱歌。原来他们要自发办一场春晚,正在练唱。小伙子人长得秀气,指挥动作优雅,歌唱动听,我以为是某个专业人士,也就没过多注意。

后来,宝鸡市举办“西府老街”、“周公庙新建旅游景区”开园仪式和“发展大会”庆典,我又一次次在台子上看到了小伙子,这才他叫,是一名陕西省电视台的人。

他自然属于“小鲜肉”一类,衣饰,装束清纯,但台风却潇洒大方,风格奔放中有,明快中显沉稳,青春中显老辣,场面把控老道成熟,意外补救急智灵活,与人交流随和亲切,语言表达神情并茂,妙语连珠。从开始到结束,始终表现得自信、淡然,一切都掌控得恰到好处,每每赢得嘉宾和广大观众好评。

我不禁对他肃然起敬,不由赞叹“这主持人真不错。”谁料旁边有人问我:你知道他是哪人吗?我也追星,但一直是“只吃鸡蛋”,鲜问“鸡妈妈”。便笑说:不知道。他便告诉我:他是咱宝鸡西山的农家孩子。西山,是宝鸡人对秦岭宝鸡段北麓西部的简称,那里山大沟深,至今还很贫困。我便默默想:一个山区农村孩子,是经过怎样的奋斗,走上主持人这条道路的?


讲述陕西广播电视台新秀主持人贾青励志成才的奇葩故事

看着台子上潇洒激越、侃侃而谈的,突然,脑海朦胧中想起一件事。

十几年前,我浪迹西安,在省城一家社当记者,闲暇时写点“百家碎戏”剧本。一次去一家影视,刚进门看见屋子有一群帅男靓女。老板一见我,忙让座,并对他们说:你们不是正愁没采访对象吗?这吴可是个“名编”,他都拍播了多个电视短剧了,你们何不采访采访他?于是,他们迅速将我包围起来,一个个将大拇指伸成话筒的样子,争相对我发问。我正疑惑他们这是要做,老板解释说,他们是西安体育学院播音系的大学生,实习呢,你就好好配合吧。事后,老板告诉我,那个男娃还是你们宝鸡的。我便大为兴奋,宝鸡真出人才呀。

这是我与的第一次见面,可能他早已忘却。但那是我第一次被人“采访”,隐隐约约却还记得。但印象中,他当时比较腼腆,说话也有些坎绊。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何况已别十几年了。他在新近的几次大型活动中,表现出了非凡的才能。


讲述陕西广播电视台新秀主持人贾青励志成才的奇葩故事

人被称为“嘴力劳动者”,前身是广播电台的播音员,随着电视的诞生,新生了这么个行当。电视人鼻祖是赵忠祥,他年在央视《北京中学生智力竞赛》,首次使用“人”一词。此后,随着电视业的发展,综艺普及以及各种大型晚会、聚会的勃兴,便出现了一支庞大的人队伍,各大院校也纷纷开设此专业。当然,最走红的当属电视人,可其标准之高,要求之严格也是令人胆怕的。

人,是一档、一台晚会、一场聚会的台柱子,任你再好的策划、撰稿、导演,幕后编排再好,到了演出现场,没有即兴发挥的语言表达和对场面的整体把控,很难使编导意图完美实现。那时,没有任何人能帮得了你,完全靠人自己解决。因此,这是一个集“、记者、播音、”等于一身的狠角,不只要求形象要好,表达要好,更重要的,还须具备广阔的知识积累、过硬的与观众互动、随机应变、富于创造力、意外补救等多种能力,及优秀的精神气质等等,这些远远不是会说一嘴标准的北京话就能胜任的。故此,优秀的人也格外引人注目,有时一台晚会、一档,立马会捧红一个人,以至人的名头、人气,比当红影星、歌星还大。

人牛,可人这碗饭却并非那么易吃,正如影视,人人企羡日进斗金的高薪,可、、、范爷那样的能有几人?

于是,我格外敬重起了小乡党!

事后,我通过兰妮儿索到了他的,将他纳入“西府奇人”写作对象。可谁料,第一次却吃了闭门羹。打通了,那训练有素,既有磁性又充满热情、活力、唱歌一样的便传了过来。我意图。他却说:吴,你给妮儿姐写的我看了,写得非常好,我敬佩您的文采,但我刚出道还不想,我要认认真真学习,扎扎实实练内。因为这个行当学问太深了,没有多年的沉心是不敢的。

他说得入情入理,我也只好作罢。

讲述陕西广播电视台新秀主持人贾青励志成才的奇葩故事

一晃大半年过去,我又给他发信息。我说,并不是吹你,只是以散文笔法,写点感受,也许对你的发展有些帮助。此后,他长时没有回信。我他很忙,对一个人,不敢说日理万机,但绝对是日不暇给,宵衣旰食,辛苦异常。过了不久,他给我回信,说他在国外,等回国后我。

一日,他回宝鸡休假,我们终于相见了。他不断给我倒水、拿水果,我近距离打量着这个和舞台判若两人的小老乡,我们的交流也就开始了。

,年生,家住陈仓区西部的坪头镇码头村,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孩子。少时,家里条件非常艰苦。在他岁那年,爸爸妈妈带着才两岁的妹妹远赴新疆打工,他被寄养在舅舅家,白天独自行走十几里山路去上学,下午帮舅家放大,晚上和外婆住在一起。山路寂静无人,他便不停唱歌,不停说话,自己给自己壮胆。他虽然是个留守儿童,缺少父母疼爱,但学习非常刻苦,门门课成绩名列班级前名。他还有个特点,参加集体活动,组织的唱歌、跳舞,一有机会,总爱第一个登台表演。

就这样,他在秦岭的皱褶里度过了他的童年。

初中二年级的时候,爸妈为照顾他的学习,到宝鸡市打工,也将他转到市区上学,插班进入烽火中学读初三。一年后,又转到陈仓区石羊庙中学读高中。三年后,他参加,却落榜了。那时,他已经确定了报考播音专业的志向,便又到宝鸡一所有艺术专业课程的姜城中学复读。

有志者事竟成。年,他一举考中西安体育学院播音专业,通过年的刻苦学习,顺利毕业,先后在北京某影视、杨凌、宝鸡电视台实习,后来正式进入西安、宝鸡、陕西广播电视台工作,先后了《我是大明星》《快乐冲冲冲》《出彩少年派》等少儿电视,还不时被特邀各地大型晚会、聚会活动,还多次宝鸡、西安电视台少儿春晚。如今,他是陕西广播电视台《厉害了陕西娃》的新秀电视人。

讲述陕西广播电视台新秀主持人贾青励志成才的奇葩故事

说到这儿停住了,一个山里孩子顽强、坚韧、奋斗的形象出现在脑海。我仿佛看到他在秦岭羊肠小道奔跑,看到他面对了镜子彻夜练习嘴皮子,看到他在人头窜动的大型活动现场神情自若、侃侃而谈的。当然,我也不由回想起了他多年前对第一次实习采访……

山里孩子,从小都说方言土话,是怎样把普通话说得如此标准、如此溜的?

笑笑,告诉我,说来他的运气真好,在他成长的道路上,每当走在十字路口,总会有“贵人”出现。他遇到的第一个贵人是他烽火中学的同学。当时,他第一次走出秦岭,第一次来到宝鸡,烽火中学是个职工子弟,学生人人一口标准的普通话,班上只他一个农村来的孩子,记得他入学第一堂课,让自己,他吓得竟然不敢开口,在的再三鼓励下他开口了,可只说几句,便引得全班同学哄堂大笑。当时他家里连电视也没有,虽说上了七八年学了,也一直说的方言,他根本不普通话为何物。一下课,顽皮的同学便学他说山里话,他自卑得装起了哑巴。这时,有个同学却勇敢地站出来,阻止了同学们的嘲笑,主动当起了他的普通话辅导。每当放学,他主动跑到他的宿舍,或者将他叫到僻静的校园,一个字一个字给他纠正读音,还鼓励他不要怕,要大胆说,要坚持练,相信过不了多久,你一定会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同学叫甘超,他们成了好朋友。他在他前进的道路付出了真情,是他的第一个“贵人”。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用。他记得少时放牛,再顽劣、不合群的大,他都能,不就是说话嘛,还能比一头犟牛困难?天资聪慧、好学上进的他,勤学苦练,不到半年,普通话已经说得很像一回事了。

在石羊庙高中,要“广播员”,挑战自他第一个报名。举行了隆重的海选,不同年级六七十人报名,可海来海去,他以男孩得分第一的成绩胜出。从此,每当放晚学,同学们急着去吃饭,他就端坐在扩音器前,播,播同学作文。虽然他的普通话并不十分标准,但他从小在秦岭练就的,宏厚,有力,富于,富于穿透力,赢得和同学好评,热情的男女同学争相为他打饭、鼓励。

讲述陕西广播电视台新秀主持人贾青励志成才的奇葩故事

大学几年的日子是黑色的。他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读书,而除了读书,就是“说话”。告诉他,一个优秀的人是练出来的,所有的智慧是在无数次大场面中历练的结果。只有敢在生人面前说话,只有随时随地进入状态,随时随地能出口成章,才有望成为一名合格的人,别无他途。他将的话奉为“葵花宝典”,三更灯火五更鸡苦练,“说”得喉头发炎了,吞几片喉疼片,继续说。“说”得嘶哑了,用热毛巾敷敷喉头,还在继续。推荐了条绕口令,他一起床,就开始诵读遍,傍黑临睡,再演讲遍,雷打而不动。他的都是陕西、西安电台、电视台的著名人,他抓住一切机会,珍惜分秒光阴,学习,只有学习。

他不满足书本知识,大一寒假,他主动跑到宝鸡市广播电台打工,从端茶到水、抹桌子拖地做起,虚心向每位请教学习。可只过了一个礼拜,就让他直接上了。事后他收听到自己的播音,那种激动、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他第一次打了一瓶啤酒,一饮而尽。发现他是个可塑之材,暑期主动他到电台帮忙,还将一档《音乐风》从策划到,全部交由他完成。大二的时候,他又到陕西人民广播电台《农村新干线》见习,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单是播音了,而是通过那些播出稿件,起了“三农”,起了社会,开始在读人生和社会这本大书。大三的时候,他经朋友推荐去了北京,在一个影视跟随经纪人采访明星,那个时候他见过影星,感觉挺爽。可只在北京待了多天,便打道回府了,北京是个烧钱的城市,一个贫困农民的孩子根本消受不起。后来他又到杨凌电视台实习,他第一次在《民生》做起了出镜记者。他非常珍惜这个岗位,半年多的时间里,风风,干得很卖力。

眨眼,答辩,大学要毕业了,同学们急着找工作,他也到处跑,省市电台、电视台跑了一家又一家,会参加了一场又一场,精致的应聘书天女散花投了一份又一份,可却一个个希望打捞着一个个失望。这时,有个朋友他去一家名牌珠宝行做营销,待遇丰厚,可他却拒绝了。

讲述陕西广播电视台新秀主持人贾青励志成才的奇葩故事

他想,我学的人,却去做一个站街的导购,这理想与现实不是差距太大了吗?然而,当他的兜比脸还干净的时候,他大哭一场,不由觍着脸去找朋友,曾经的电视台实习“出镜记者”拥挤在成百学子中去应聘一个销售员的职位。他过五关斩八将,通过一系列烦琐考试,从上百人中杀出重围,有幸成为“两男”中的一位。这时,他人生中的又一位贵人出场了,上班先一天晚上,在陕西广播电视台工作的朋友突然打来,告诉他西安电视台要新开一档少儿,急需要编导,问他愿不愿意去?

这夜,他一宿未合眼,本来他喜爱的人梦想就要破灭,可这里又燃起一丝光亮,但他也清楚地,人行业的竞争有多激烈,一边是丰厚的收入,一边是起早贪黑、前程未叵的挚爱,面包与玫瑰打架,要面包,还是要玫瑰?

他整整思考一个晚上,,他勇敢地走进了西安电视台。

在这里,他自编自导自己,做起了《快乐冲冲冲》。他第一次接触少儿,但他悟性高,很快适应,后来又了《我是大明星》。在西安电视台,他一干就是年,积累了阅历、经验,成为他人生旅途中的垫脚石。幸运的,年还和央视名嘴“芝麻哥哥”“中华环球小姐总冠军”、大美女曾光一起了西安台的少儿春晚。那几年,经他的努力,将多才多艺、富于艺术表现力的特长儿童,推送到了中央、北京、深圳和湖南等电视台,让全国人民一睹陕西娃的风采。

也就在这一年,宝鸡市争创全国文明城市,软条件之一就是电视台要有一档少儿,在有关领导的关照下他回到了宝鸡,筹备开播了宝鸡电视台《出彩少年派》。几年时间里,他自己策划、编导、,走进多家幼儿园,多家机构,播出多期,好评如潮。同时将数十名宝鸡孩子推送到了中央和外省市电视台,每次他都亲自陪他们去北京,参加全国性的大赛,把家乡有才华的孩子输送到更大的舞台。

里走出的孩子爱。这些年,他还开展了的公益活动,回馈生他养育他的。

讲述陕西广播电视台新秀主持人贾青励志成才的奇葩故事

他亲自组织过多场“手拉手公益捐赠”活动,动员妇联、爱心,为西部山区、凤县、千阳、麟游、太白孩子捐款多万,为办起流书室、校园信息吧。还在宝鸡市举行过一次盛大的跳蚤“义卖”活动,动员高年级学生将玩过的玩具一元钱卖给低年级同学,筹集爱心款万多元,捐献给他的母校坪头中学。还将一批宝鸡市学科带头人、教学能手邀请到山区支教。他还开展“同吃一碗饭、同唱一首歌”活动,把山区孩子带进宝鸡市,感受城市,把宝鸡市的孩子带进西部山区,感受农村,通过城乡差别的体验,激励他们进取成才。和兰妮一起,组织“红歌”“戏曲”进校园活动,先后公益走进高新二小、千阳燕伋、西街、蟠龙镇中心小学等,给少儿教唱歌曲、戏曲。

然而正当他做得风生水起时,却有人嫉妒,使起绊子,他只好含泪离开宝鸡,这个时候陕西广播电视台正在筹备一档少儿亲子《哎呀妈妈》,邀他担纲。但他对宝鸡的挚爱之心不死,一旦做起,还是带了孩子体验西府剪纸、皮影,泥塑,如今,他又做起《厉害了陕西娃》。

讲述陕西广播电视台新秀主持人贾青励志成才的奇葩故事

前不久,又一颗幸运的金蛋砸向他,他有幸总导演、总了以“我快乐、我学习;我幸福,我成长”为的、《顶天立地娃》全国青少年儿童春节联欢晚会(宝鸡站,年元旦当天,在新落成不久的宝鸡广电传媒大厦平米演播大厅清录制,多个宝鸡娃将首次走进央视在舞台,现场人满为患,亲子气氛热烈、激越。他又带领他的学生走进、吉林卫视《表演课》等录制……

成了,也成名了,他收获了不少“贾粉”,特别是小朋友,非常喜欢他,一见面就叫他“小青哥哥”,他为了让更多的孩子像他一样通过奋斗走向成,在宝鸡开办了“小青哥哥人班”,虽然他很忙,但却利用一切机会给孩子上课。他常说,教育孩子,从“说”做起,千输万输,我们不能让孩子输在“嘴巴”上。

为采写此文,我从开风扇的一直到放暖气的隆冬,在又一次辞别的时候,时已黄昏,望着灰不溜秋的天空,心情有些复杂。我既为他的励志、成感到骄傲,也为他的出走感到惋惜。宝鸡是个三线城市,可文化无级别,为刚刚做起的就要妖了呢?我想起了一句老话:海阔任鱼跃,天阔任鸟飞。没去过深圳不自己的钱有多少,没去过北京不自己的官有多小,没走出过宝鸡的黄土地,是不是也不世界有多大?也许担忧是杞人忧天,他的出走说不定还是一件好事,正孕育着一个伟大的成。不是么,陕西人一走厚重的潼关,一京漂,不是都英英武牙,成凤、成精成神了吗?

厉害了,小青哥哥!祝愿,金翅鲤鱼敢玩水,腾空往,龙摆尾,云生霞,地增辉,拼命三郎,大步向前,快乐冲冲冲!

讲述陕西广播电视台新秀主持人贾青励志成才的奇葩故事

(吴万哲,陕西宝鸡人,中员,大学文化。高级职称。影视文学、编剧、陕西戏剧家、编剧、文化会员,宝鸡作协、戏协、职员,传统文化促进会、炎帝周秦文化学会理事,现代文学学会副会长,杂文散文家。当过教师,从过政,任过县委督察员、部副部长,搞过政工,当过、记者,有影视及各类作品万字,拍摄部、部、微余部、栏目剧余个,编著各类书籍种,担任多家报刊特邀记者,其中《燃烧到》、《难忘的跪拜礼》,微《墨宝》《追梦》《新生》《生命的托举》《寻根》《万宾酣梦》,喜剧小品《灭鼠》《山妹》等余次在全国、省、市获奖,曾获“宝鸡市劳动模范”“宝鸡市优秀文艺创作奖”,享受宝鸡市政府劳模津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