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分类
  3. 内容

九阳破

就我们人类现在的智慧而言,关于“道”这个东西没有办法用语言文字来表达,所以各个宗教的教主基本都是采用寓言的形式,至于你能够领悟多少就看各人的缘分,“道”用逻辑推理本来是可以到达那个地方,就是因为人类被有限的思维框在一个定式中,所以很难有突破,几乎所有的修行都是为了突破这些。 庄子就用我们人类的逻辑来破掉逻辑,看能不能帮你破掉辩论这回事情。 比如我们现在就在这个辩论的场景中,你吵赢了我,难道你真的就是对的吗,关于辩论或者吵架这回事,我们常常看到的是没有理由的人比较大声,因为他要极力掩盖心虚嘛,如果你比较害羞或者懒得跟他纠缠,基本上就吵不赢他,在吵架这回事上你是输了,但真的就是你没有道理吗?我觉得多数时候恰恰相反。 反过来,我若果吵赢了你,难道就是我真的掌握真理吗,我看也未必。如果我们在去除我执的前提下,也不是真的很有把握谁是正确谁是错误。真理不会是越辩越明反而有可能是越辩越乱。 前面庄子已经说到了,辩论是因为没有,有就没有可以辩论的了,事实摆在这里了嘛。 可是人类就是因为常常在我执中看待事情,就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面对人和事的时候,就不是一个清净的头脑,而是已经建立了一个知见,在道家看来就是已经被后天的知见所遮盖,在黑暗中,用佛学的语言就是在无明中,就不太可能找到。 不但如此,很多人并不承认自己无知的那面,所以中就把我执写在脸上,道家的要求是要明白自己的无知,然后中可以保持谦逊的态度,在《易经》这部文化的代表作品中体现得最为明显,全部六十四卦中,几乎都有缺憾,不是完美的,只有谦卦样样都好,在儒家思想里面这也是一个美德。懂得了谦受益满招损的道理,做人做事就基本上不会有大的灾害。 庄子接着就问道:那要谁来告诉我呢? 我想道家是这样的要求:你不就要认识并承认自己的不,就是承认你头脑中有虚掉的部分。 而我执所产生的辩论头脑就是觉得好像要去填补这些虚掉的部分,不然就不够完美,道家就是承认自己的不完美,并安于这种不完美中,还是前面所说能够完美当然很好,如果不完美不能避免,就不要陷入自怨自艾需要借助自己也不清楚对错的东西来填补。 道家的当下性就体现在这里,不是说你在人生中需要每时每刻都去找那个完美,如果生命本身就是有缺憾,就是在这个物质世界看来有缺憾你要承认它,因为这个不完美只是暂时的幻象,而在你的灵魂世界是不增不减不垢不净不生不灭,这个不增不减不垢不净不生不灭的才是你本来的生命,所以在这个物质世界里面就安于这个好了,反正玩了就下线,然后在另外的一个中再扮演一个角色,那时候如果再回想在这个中因为这个不完美而起的烦恼会不会觉得好笑呢,前面说过《我不是》这部里面就有很好的表现,女纠缠了一辈子,把人生的时间都浪费在别人的身上,回看的时候,也还不是当成一个笑谈,好像基本上与自己没有关系,而在那个十几年时间的当下中,得很辛苦,在一个噩梦中还不愿意醒来,就是因为她认为她的幸福是依托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自己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依外在而起,所以,当这个人不在了,人生就像断了链子,无所依托,了无生趣,想要。只要从她以前的中走出来,与过去告个别,那个以前就与她没有关系了,然后当成一段别人的笑话而已,人生何不就是如此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