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分类
  3. 内容

我想开个冰吧

“小徐,统计出来了吗,我们一共做过多少次试验?”廖桢表情严肃。 “到目前为止,加上清水河的个在内,一共进行了次试验,”小徐坐在在左手个位置报告说。 “次试验,手术完成了例,最终只有人次移植成,这是重大突破,但是移植后意识上还是有问题,对指令判断出现模糊,”廖桢分析着。 大家都各自发表自己看法,会议进行的很慢。 “试验配对样本已经不足,整个冬天没有抓到几只狼,现有人体样本个,但是动物样本还有只,”小徐在会议快结束时补充说道。 会议结束后,廖桢让小徐喊来老吴,一起去看试验样本。 在试验室另一个房里,一边的笼子里关押着只狼,另一边几个大笼子里关着几个人。 “老吴,你还是得想办法搞几只成年狼,”廖桢边说边说。 “镇上坤一直在帮忙找,冬天雪深,上山太危险,就没找到几只,”老吴说道,“人体样本还够吧,不够随时都有。” “怎么还有一个哈萨克族的?”廖桢看了手中的样本资料又看了一眼那个大笼子里的哈萨克小伙子。 “人体样本,必须会说汉语,之前你不?”廖桢怒火中烧,一次试验要花多少精力心力,有可能就因为一点疏忽,试验失败。一个哈萨克小伙子就是手术成,你说汉语他听不懂无法判断,就只能把它放弃,实际有可能是成的。 “,这个人是顺道抓来的,现在也不可能把他放掉,”老吴解释道。 “环境也不好,别用笼子关着,之前不是在房间活动的吗?” “之前是那样,后来有一个人想跑,才想用这个方式。” “那我不管,人体样本要保养好,一个好脑子也是试验的保证,”廖桢看着里面另外几个中年说道。 “,你们没一点人性,”一个突然大骂起来,“你才是样本,你们全家都是样本,老子是人。” “进去,把他单独关禁闭,”老吴对身边的警卫人员命令道。 “把老子变成畜生,下辈子也不会放过你们,”那人接着吼道。 廖桢没说话,转身就走,小徐紧紧跟上。 廖桢这是第二次到样本间,每一次对他内心都造成巨大的冲击,他没办法回避人类最基本的情感,最初的,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活生生的样本,廖桢无法想象如果自己是其中一个,会是一种怎样的煎熬。他时常为自己做这样的研究而感到耻辱,但是另一种身份告诉他,他只是一个科学家,事都会有牺牲,而这种牺牲是值得的。 “小徐,通过这些试验,你有总结出来一些问题吗?”廖桢回到,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问道。 “我觉得手术的成率还是很高的,这其实受我们现有条件所限,如果是在内地,手术成概率可以达到%以上,另外就是手术成而试验失败的原因,大都出在意识复苏后重新认知的过程中,很多狼没办法很好的对一个问题进行足够的认知,那个成认知了%的,还在清水河跑丢了,”小徐总结道。 “那个跑丢的算是基本成,但还是有问题,在测试阶段,他一度的认知率达到%,他明确的我们在干,从心产生了报复心理,”廖桢叹气的说,“有没有考虑过是因为样本本身的思维问题产生了这些结果?” “之前我们以为只要一只狼具有了人的思维,最基础的判断是可以做出来的,但是后遗症也很大,因为样本本身的思维是抗拒的,因此思维移植后,对与新的本体融合会产生一些弊端,”小徐说道,“但是要一个人主动献身试验,也没这可能性。” “回去再多想想,有新想法随时来找我,”廖桢摆摆手示意他出去。 吃完午饭,米阳找到廖桢。 “你们的实验有进展吗?”米阳问。 “最近一直没有进行,”廖桢米阳心里对此也有抗拒,因此虽然让他做了助理,但一直也不敢让他参与太多,就没有如实照说。 “之前你说等开春之后,送我们进城,这事办的怎么样了?”米阳继续问。 “送你们进城很容易,但是进城之后呢?如果没有一个好的事业支撑,进不进城又有区别?”廖桢对此有些抱歉,因为之前出了这么大的事,老吴也没有上报,自己已经回来,再去申请大额奖励,就显得十分吃力。“再等等,很快了。” 等米阳带着他的阳阳走开,廖桢来到窗前,看着米阳的背影,脑中突然迸发出一个想法,他不禁打了一个冷颤,思维赶紧转回现实。 米阳还没走到宿舍,就看到基地大门打开,一辆车开进来,有些陌生。 那车直接行驶到老吴的宿舍门口停下,老吴出来将此人迎进去,看着是个民族人。 “那个就是坤,硫磺镇的地头蛇,”孟雨说道。 “食堂通知今天晚上多做几个下酒菜,坤要来,”孟雨说完去了食堂。 米阳看着这人开了一辆边的牌照,心想这边墙之外,哪还有检查,要不要如此装逼,难道他还能开进城里不成?想想奎腾的,到沙县的阿木和艾尔肯,再到硫磺镇的坤,真是越靠省府,势力越大,越是讲究。 “外江,坤,钱没少给,活儿干的吗,不行,”进了房子,老吴刻意操着一股民族口声说道。 “塔西浪,大冬天让不让活哎?撒泡尿都冻成冰柱子,你让我咋个进山给你找狼,还不能打死,我要的钱呢?”坤点了烟,翘起二郎腿,坐在老吴上说。 “开春以后,还要用不少,钱不是问题,你这么日能,总有本事,”老吴也话里带骂,但不是真骂,人说话而以。 “莫要再逼蹭,钱是你的,命是,为了你的狼,我搭进去几个兄弟怎么算?我要那点钱不过份。”坤将烟头直接弹到地上,踩都懒得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