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分类
  3. 内容

养生壶 出口品

老一厂是原江苏省宜兴紫砂工艺厂的简称,建于年,由吴云根、裴石民、任淦庭、王寅春、朱可心、顾景州、蒋蓉七大老艺人集中当时民间制壶和陶刻的紫砂艺人一起成立的,历时余年,培养了大批紫砂国、省、省名人和高级工艺美术师,创作的紫砂精品更是层出不穷,可谓几百年来紫砂最辉煌的时期,直到年结束国营改制为民营。 老一厂紫砂壶现在一般界定为—年原老一厂一车间的较高档的壶,当时多用于出口创汇。 老一厂紫砂壶所有泥料采用黄龙山号井的泥料;造型更是前辈、名家定型定款;窑火也是当年烧重油的隧道窑,年因污染已经被打掉,所以老一厂紫砂壶以其“泥优型正窑火足,不可再生,不可”而一直被紫砂爱好者们追捧。 大多数仿“名艺人壶”是凭想象做出来的,一般存在泥料不纯,做工粗糙,包浆失真等问题;特别是有些仿“名艺人壶”,用的不是“”时的壶式,却在壶盖内印有当代名家的印款,在壶底盖“宜兴”四字方章,故收藏者容易鉴别。后来,“名艺人壶”出现了精仿品,器形做的很准确,做工也不错,较难识别。 年前后,“网球壶”走俏。有一个做古玩生意的人,就从旧货低价买进一些没有装饰的普通“壶”,又到宜兴向农村家庭作坊“网球孔”,然后用胶水粘结在普通“壶”的出水孔上,冒充“网球壶”高价。有人买回去以后,用热水刷壶时,“网球孔”就掉下来了,这才发现自己上当受。如果有意收藏“网球壶”,就应当打开壶盖,借助亮光从壶嘴网壶内看看“网球”,如果发现隔离茶叶孔是两层的,就应当警惕起来,这多半是假冒的“网球壶”。 总之,对“壶”的辨伪,要从泥料,壶式,做工,款识,包浆等几个方面去把握,只要有一个方面存在疑问,就不能收藏。事实上,在仿制“壶”时,总会受到各种条件的制约,不可能再各个方面都准备的那么充分,所以,无论仿造者是怎样的一个高手,受条件难免留下马脚,即便仿制者就是当年的“壶”作者。 一般人,对宜兴壶的泥料有些茫然,其一大原因,因为目前市井中,最乱的除了造型,即是原料。先前最重要的泥料采集的黄龙山四号井,因灌进大水成了危矿,于上世纪末封矿。今日搞泥的,只得从外省去采购做壶料。郑板桥说“壶用宜兴砂”,宜兴壶如用了外地砂,其乱象可想而知。 泥料是宜兴壶的基础。至今为止,无论从美感及沏茶实用能,任何其他地方的泥料,还未见有超过宜兴黄龙山一带优质泥料的。而一厂所用的料都是黄龙山四号井所开采的。即使四号井中,无论紫泥、红泥、段泥,都远比一般制日用陶土的泥料稀少。因此,本地人也将做壶的泥料称之为“泥中泥”。优质制壶泥如同木料中紫檀、黄花梨一样,是非常珍贵的。 纯以肉眼看壶的泥质,多看看就会发现一厂老壶的优质泥的玄机,比如紫色中隐隐可看到些微的红色或,红泥中常显现出一点,而黄泥中常夹杂些红色。即在一种主色中夹杂飘忽不定的它种色彩。 壶是用来沏茶的,钟爱老一厂紫砂壶的,多半精于品茶。只有优质“宜兴壶”,才能沏出茶的香气与回甘,甚至从汤色,耐泡度,抗馊等方面,老一厂紫砂壶确有无可比拟的优越。 形,即造型,是宜兴壶的美感基础。古人赏美,谓之,七分姿三分色。赏“宜兴壶”亦是,无论光、花器,先得视其造型。 “老一厂紫砂壶”在造型上,大致可分为四点: 一是仿明清及清末初较为和经典的款式。由于一厂有时代已成名的多位大家(他们一直被尊称为辅导员,在选择老款式时,并不是机械地模仿,而是融入老艺人个人审美情趣与时代的审美观念,事实上是一番再创作。 二是一厂老艺人和新秀所创作的壶式,如“辅导员”朱可心的“报春壶”、“长青壶”等多款花器壶;庚厂长的“集玉壶”,顾景舟辅导员的“上新桥壶”,顾绍培的“天龙顶珠壶”,李昌鸿的“竹简壶”等。 三是昔日的中央工艺美院如今的清华大学艺术学院若干教师的壶,其中以高庄教授所,顾景舟首制的“提璧壶”最为经典。 四是画家亚明先生、王寅春辅导员首制的“亚明方壶”等。属当代书画家创作的,当然,先生也了富有他个人风格的多款壶式。在九十年代,书画家佼佼者唐云、罗桂祥等高品位的收藏家或一些雅士,对一厂造型同样有不可磨灭的贡献。 一厂艺人他们得益于前辈艺人脱俗的审美情趣,以及与世界各国陶艺家的交流,在造型艺术上培养出卓尔不群的审美眼光。 “老一厂紫砂壶”多数是由做高档壶的一车间的,新艺人要三年陶校毕业,实习考核合格才能进入一车间。 我所谓“老到”,“老”是老练、老辣,“到”则基于娴熟的手法能得心应手的将技法的恰到好处,简而言之即做工“到位”。一个的制壶者,在整个做壶过程中,拍身筒、安流、装把、用“明针”等一系列工艺做下来,行云流水,欢畅自如。 一厂老壶最受诋毁的,是所谓“做工太粗”。在我看来做工粗细,无非是工笔的精致工整与写意的自然洒脱之别。拿做壶泰斗时大彬一脉作例。他的大李仲芳、徐友泉是公认的做活细过时大彬,以至于那时代诸多达官显贵一致认为李、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但徐友泉晚年客观公正地指出:以“细”依然不如师傅之“粗”。这是史籍中有记载的。程寿珍晚年专攻掇球、仿古、有的连把子都有所偏斜,连当代最富盛名的顾景舟都认为其工虽粗,但粗旷仍不失气度恢宏。今日的制壶名家中,已很难找到程寿珍一类“写意型”高手。我试让中年一代制壶佼佼者试做“粗工”寿珍掇球一类壶,竟一做还是细工,换言之,已不习惯用粗工来制壶了。 我并非否定能工巧匠那巧夺天工的绝技,壶技如大亨,那确实有过人的技法,让人折服。我只是想告诉爱壶者,“一厂”中诸多老艺人是受益于壶艺家们的辅导成长起来的,只有在这些老壶中,我们依然能看到在做工上的多元状态。这些看似“粗工”的壶远比今日多数借助机械的细工壶更是传统意义上的宜兴茗壶。 老一厂紫砂壶的装饰,代表了一厂的基本格调。装饰中的刻字刻画,是借助于书画艺术。调沙、泥绘则是宜兴壶艺家独创,这些都是其它制壶者望尘莫及的。比如看似简单的“调砂”,一厂确有独到手法,以手将一种粗砂镶嵌入泥壶中,使其疏密有序,自然得犹如不经意间看到云际繁星。 老一厂紫砂壶中有不少字画,出自今日颇有名望艺人之手,其师承,可看到任淦庭的影响。 哪怕是再简单不过的线条装饰,置放在壶身哪一部位是恰到好处的,也是由名艺人反复尝试而定稿。 一九七三年,投资一厂建起了一架新式隧道窑,以重油做燃料。为防止油烟中杂质侵入壶面,壶成胚后一律置入耐高温材料制成的掇罐之中,紫泥一千一,红泥九百六十度,窑温稳定,熄火后掇罐内壶将有十多小时依然在隧道窑中慢慢降温。因此,烧成后的壶“水色”绝佳。这架窑,今因油价飞涨早已熄灭,被海内外一厂壶收藏家誉之为“官窑”。就于紫砂,自古至今除了“一厂隧道窑”从未投资建起第二座窑炉的。送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壶,以及紫光阁较早陈列的二十多件紫砂器,皆是隧道窑烧成的。过上百年写史者将老一厂紫砂壶列为“官窑壶”,亦不是不可能的。 同其他类收藏一样,其铁律是“物以稀为贵”。一厂壶代表了历史,“牌”且是几百年中的一个品牌。“宜兴壶”收藏可分为名家壶、古壶、潜力新人壶和老一厂紫砂壶等收藏。我所熟悉的京、沪、津、广西、东北都有藏了几百乃至千余把“老一厂紫砂壶”的。在宜兴,我前几年如逛壶店还常有少数老一厂紫砂壶,可如今已经难得一见了。 这些年陶都出现专仿“老一厂紫砂壶“的作坊,这些老板生意相当不错。尽管是赝品,可如果泥还说得过去,又是一厂老艺人制的,还不算坏壶。但赝品用泥一般都远差壶,由于没了母模,再翻一次模,往往走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