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分类
  3. 内容

九阳:阳顶天首次与渡厄交手,他的九阳神内力,震惊少林寺高僧

九阳破壁机,九阳 苦慧目前在中州少林和西域少林的辈分,即便是当今西域少林的玄苦,也比现今的少林方丈无相禅师高了两辈。 因此无相禅师,按照少林寺佛礼,将苦慧安葬于塔林之内。并亲自抄诵佛经,恭送苦慧登上西方极乐世界。 这几天少林寺众僧,一直视阳顶天为西域少林的门人,因此苦慧整个安葬的佛礼进程,都让他全程参与。 整个安葬苦慧的佛礼,共进行了三天。等安葬完苦慧之后,无相方丈才在禅房与阳顶天,详细叙谈西域少林的情况。 无相仔细端详了下阳顶天道:“方才看了玄苦的信函,方知阳施主并非我少林,但不知阳施主师承何门?” 无相已然发觉阳顶天虽然年轻,但是内力非常深厚,少林寺内恐怕并无几人能比的上他,因此很想他 阳顶天想起明教惨遭灭门,光明顶毁于大火,少林寺曾协助蒙元清剿明教,不觉寒声道:“方丈,晚辈的确不是少林,而是出身明教!” “明教!”无相禅师闻听阳顶天 无相禅师和身边无色对视了一下,说道:看来阳施主除了送苦慧的遗骨之外,似乎还有事情冲着我少林而来。 一旁罗汉堂首座渡厄高声冲无相说道:“方丈,前两天才听渡难师弟讲,这个阳顶天,正是当日从光明顶逃脱信任教主!” 渡厄、渡劫和渡难,三个大和尚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夫却不逊于方丈无相,不到四十岁已然是罗汉堂的三大首座。 上次清剿明教,光明顶一战,少林寺就是罗汉堂三大首座之一的渡难带的队。阳顶天虽然没见少林寺参战,但是听黑旗门主上官横提起。 阳顶天闻听渡厄直呼明教为,不觉心头火起,他冷笑一声道:“明教虽为,但是一直抵抗蒙元,贵寺为中原门派,却甘做的鹰犬,对我明教痛下,我阳顶天定要讨个公道!” 阳顶天的一席话,说的无相方丈脸色一热。尽管少林参与清剿明教,主要出于宗教原因,但是和蒙古人搞在一起毕竟被中原人士诟病。 这个时候,渡厄森然道:“敢问阳施主,该如何向我少林讨还公道!” 阳顶天看了一眼渡厄道:“明教之仇,自当血债血偿!” “好狂的余孽!”罗汉堂首座渡厄突然左掌拍出,直奔阳顶天。 阳顶天虽然身负九阴和九阳两大神,但是从未有与人对敌的经验。渡厄这一掌,出其不意,正好拍在了阳顶天的前胸。 方丈无相和无色禅师刚要阻止,已然来不及。 渡厄乃是罗汉堂首座,内深厚不次于无相和无色,这一掌排上去阳顶天不死击既伤。 哪知渡厄这一掌,拍在阳顶天身上后,渡厄感觉由阳顶天身上,发出一股巨大的反弹之力,暗劲力度更胜自己的掌风。 渡厄赶忙撤回自己的左掌,顿觉掌心发麻,臂膀被震得有些酸疼。 “九阳神!”一旁的无色禅师惊呼道。 无色禅师曾经在觉远圆寂之时,和张君宝、郭襄,一同听他诵读《九阳真经》。 回到少林之后,无色禅师将觉远诵读的《九阳真经》,和少林的武心法融会贯通,参悟出了少林九阳。 因此当阳顶天自身内力,反震渡厄掌风之时,无色禅师一眼就看出此乃九阳神发出的内力,他不觉面色大变。 此刻阳顶天使用何足道传授的“三才步”轻,已然飘到禅房之外的院落。 那渡厄欺身跟上,右手攥拳,左后为掌,连续进攻阳顶天的上中下三路。 阳顶天粗通拳脚,只跟自己的父亲学过降龙十八掌的前三掌。 他见渡厄拳掌攻来也不躲闪。只见他双掌平推,一招“亢龙有悔”直袭渡厄。 两个人的招式都打到了对方,但见阳顶天身形微晃,再看渡厄如断线的风筝,被击出一丈多外才稳住身形。 幸亏他内力深厚,才不至于受内伤。 阳顶天显露的内力,一下让在场的少林门人惊呆了。
相关推荐